撩碎发了

千山万水抵我眉眼

【獒龙】ka boom(上)


题文无关
黑道大佬✘卧底警.察 慎入 囚禁
  马龙暴露了

  他被关在一间昏暗的囚室里,狼狈的躺在肮脏的地上,手腕和脚腕都被捆紧,身上原本干净无尘的白色衬衫此刻已被汗水浸湿,皱皱巴巴地贴在他身上,两边的袖口的纽扣都已经崩掉,露出手臂上好几条触目惊心的血痕。

  寂静的走廊上突然响起脚步声,“咔”房间的门被打开了,光突然照进来。
  一个男人走了进来,狠狠地摔上了门。门发出一声惊人的巨响,让囚室中的人突然惊醒。
  张继科快步走到马龙跟前,居高临下地看了一会这个自己三年间最信任的人,然后慢慢地蹲了下来,抬手钳住了面前人的下颌。
“感觉如何啊,马警官?”
  马龙自卧底身份暴露,就被关在这小小囚室,已有一天一夜粒米未食,滴水未进了,此刻只感觉昏昏沉沉,无法言语。

  从他以卧底身份潜入肖门以来,他一直小心谨慎。整整五年,他从最底层做起,凭借自己利落的行事风格和从未失手的任务记录,终于一步步走到了张继科这个肖门最高掌权者身边。
然而就在他以为马上就能借身份之便拿到肖门那些警方查而不得的非法地下交易记录时。但是一个他昔日的同僚却从警方叛变到了肖门。
  马龙几乎毫无缓冲的余地就直接暴露了身份。
  张继科此人人前总端着个温润君子样,待下也极宽容,但他尤其痛恨别人欺骗。这些年来挑战过他这条底线,最后无一不是送了命。
在被人带到张继科面前时,他本以为自己会如同之前所有背叛的人一样,被张继科一枪毙命。结果却被张继科派人带到了这个房间。
  马龙久不答话。
  张继科也不恼,他进来时就拿着把手枪,此刻直接就上了膛,将枪口抵上了马龙的太阳穴。

  冰凉的枪口抵住脑袋的触感十分清晰,马龙费劲的睁开眼睛,毫不避忌的就对上了张继科的眼睛,“你…开…枪吧。”
  “哟,马警官这么想死啊。”张继科轻笑了一声,“你背叛可我,我就这么一枪崩了你,未免有点太便宜你了吧。”张继科蹲在了马龙面前,边说磨挲着马龙的脖颈
“呵,背叛,怎么,你不会是舍不得杀我吧。”“舍不得?看马警官这细皮嫩肉的,我还真有点舍不得了。”说着,张继科突然收紧了在马龙脖子上磨挲的手。就在马龙觉得自己即将窒息而亡时,张继科却松了手。
  马龙猛烈的咳嗽了起来,一天一夜都未曾进水的嗓子早已干的冒烟,此时咳起来只觉生疼,似乎咳出了血,过了很久,才渐渐平息。
   张继科就在旁盯着马龙看,等到马龙逐渐平息,才走出房间,再进来时,手上端着一杯水,走到马龙身边蹲下,将水递到他唇边。
马龙被这么一折腾,整个人都失了力气,他突然身子一歪,不小心就将水碰洒了。
  “哟,马警官这都虚弱成什么了呀,不喝水可不行了,不如我喂你吧。”张继科用一种危险的语气说到,下一秒,张继科就将杯子里剩下的水灌到了嘴里,然后掐着马龙的下颚使他张开嘴,就贴上了他的唇。水一下子就灌进了马龙的嘴里,马龙一惊,使了全身力气拼命挣扎,但他实在是虚弱,怎么可能挣得过张继科,整个人反倒跌倒在张继科怀中。
  张继科直接将马龙按紧了在怀,使马龙动弹不得,终于,张继科将水渡完了,分开时,还牵出一根细细的银丝。马龙整张脸都被气红了,嘴唇还泛着水光,正大口大口的喘气,他胸前被水打湿了大片,此刻显得十分诱人。
  下一秒,张继科直接将马龙按到在地。

TBC

獒龙/是风动


校园梗
 
  十月的夜晚,天台上的风实在是有点冷,马龙觉得自己可能是脑子有病,才会答应张继科的傻逼邀请,逃了晚自习,陪他来这吹冷风。
  而此时的张继科背靠着天台的围栏,头发胡乱地在随风飘动,眼神坚定而明亮的望着马龙,整个人似乎在闪闪发光。
反观马龙低着头正尽力的把自己裹在衣服里,整个人缩成一团。他真是对夜晚逃掉自习课来天台受冻毫无兴趣,都是为了张继科。
“马龙。”张继科突然出声。马龙只好抬起头来,当他对上张继科的视线时,心里只觉突然电闪雷鸣,好像闪电下一秒就会劈中他似得。但其实也差不多。
  “我喜欢你,你要不要和我在一起。”
  陈述句。
  马龙和张继科的相识其实挺普通,普通同班同学,就是一个是年纪第一,一个是年纪第二罢了。而且还是交替着来。次数多了,他俩身边的朋友总爱开他俩玩笑,张继科对此不以为然,他要不是没用心学那年纪第一的宝座能有他马龙啥事。
  而马龙就更不以为然了,直接就当没听见。
  就是个无趣的乖乖崽而已。他俩想。
  他们俩人能混熟真纯属意外。
 
  张继科在翻墙的时候碰上马龙真是觉得不可思议。整个人直接楞在当场。马龙倒还比较淡定,看了眼张继科就直接走了。
  ???张继科懵逼了,马龙逃课???还翻墙???世界真迷幻???
  晚自习
  张继科作业也不想写了,一直盯着前座的马龙看,盯得马龙后脖子都发凉,还能不能好好写作业啊???马龙实在是受不住了,直接转过头去问:“张继科,你能不能好好写作业!”别看我了!“啊?能能能啊,但也不是完全能。”“……”“就是那个你能不能把数学作业借我抄抄,我不会写。”行,数学长年第一的人,说他不会写。但马龙也懒得纠缠,直接就将作业甩给他,转过头去,一个眼神都没在给张继科。
  自从那天之后,张继科就不免对马龙多了几分关注,没事借个作业,上课传个纸条,没事就骚扰骚扰马龙,一来二去竟然和马龙越混越熟了,此时此刻,张继科才觉得自己的眼光是真的狗,他怎么会觉得马龙是个乖乖崽呢!哪有逃课是为打游戏的乖崽啊。
  张继科此时正坐在食堂跟马龙一起边吃饭还在边吐槽马龙,马龙对此表示呵呵,并从张继科碗里捞糖醋排骨吃。
  两个(伪)直男的友情总是进展特别快,互相抄抄作业,一起吃吃饭,体育课上一起打球,还有此时张继科正和马龙挤在床上玩游戏都能看出来,单人床上挤两个一米七多正发育的大男生还是有点困难,免不了有些肢体接触,磨磨蹭蹭中马龙的手不知怎么就碰到张继科的……下面…两个人当场僵硬到不行。
  张继科发现自己对马龙的友情发生变质就是从那时开始,因为他发现自己好像有了点反应……张继科是个什么人啊,天不怕地不怕日天日地小藏獒,有了喜欢的人自然要大胆去追。于是就有了这天台相约。
  “马龙,我好像喜欢你,要不要和我在一起。”天台上的风吹得越来越大,张继科说得大声而坚定。
  “我知道你也喜欢我,不然不会吃饭时把拍黄瓜全都给我。”那是因为他喜欢吃肉啊!“打篮球的时候总是传球给我。”那是因为形势如此啊“总借作业给我抄。”不是张继科腆着脸自己抢的吗?“我看到那天你耳朵红了”……
  虽然张继科说的很多事其实都与事实不符,不过马龙还是说,
“行吧。”声音有点小,但风吹过,吹到张继科耳边。